对于出租车公司的转型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2-04 16:41    次浏览   >

曹志伟强调,降低约租车的准入门槛,绝不是降低安全标准和服务标准,政府必须设置详细的准入标准、责任保险要求和运营要求,对所有拟进入经营的司机和车辆进行严格的核查,尤其是对个体经营行为,比如司机需身体健康,且达到一定的年龄;有一定的驾龄,且熟悉线路;无犯罪记录;无严重交通违章等。而车辆,档次要高于普通巡游出租车,且可以分等级;并且车况要好,需进行全面检查等。同时政府要建立完善的退出机制。

曹志伟建议:改革利益分配方式,以缴税的方式取代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

据介绍,交通部的改革意见中,将把出租汽车分类为巡游出租汽车和预约出租汽车,预约出租汽车不能巡游揽客。还将逐步实行经营权期限制和无偿使用。新增经营权全部实行无偿使用,已实行经营权有偿使用的城市要制定过渡方案,逐步取消。同时还构建出租汽车信息化监管平台,加强行业运行状况的动态监测分析。

他建议,打破经营牌照的数量控制,降低领取门槛。据悉,交通部的改革意见采纳了他的部分意见,将对出租车运力规模实行动态调整,综合考虑人口、经济发展水平、交通拥堵情况等因素,并且每年评估市场供求情况,及时调整。

曹志伟建议:鼓励出租车、约租车个体户出现,不可转让。具体是政府发放的营业牌照可以分为两类,即可巡游的出租车运营牌照和不可巡游的约租车经营牌照。二者都由政府免费发放。无论是个体还是企业均可申请获取牌照。政府建立统一的监管、服务平台,收编现有的出租车和私家专车。

对于出租车公司的转型,曹志伟还建议改革过程中,持有大量牌照的出租车公司,可采取三种经营方式:雇佣司机继续运营出租车或是约租车;将车辆出租给有运营资格的驾驶员经营,按时收取租金;提供自驾租车服务。

而发展约租车市场,可以帮助因公车改革而下岗的公车司机实现再就业和创业。公车改革后,政府部门可将大量封存的公务车公开拍卖或转让给下岗公车司机,由其自己运营;或者将车辆外包给约租车公司,由其聘请下岗公车司机运营。这样,既可满足巨大的公务用车需求,又可帮助下岗的公车司机实现再就业和创业。

据介绍,交通部提出的改革意见并没有曹志伟的建议彻底。改革意见中将明确各城市根据实际情况,逐步实行经营权期限制和无偿使用;鼓励驾驶员与出租汽车企业协商确定并公开承包费标准,并通过互联网继续探索更好的利益分配模式。

交通部意见:将明确各城市根据实际情况,逐步实行经营权期限制和无偿使用;鼓励驾驶员与出租汽车企业协商确定并公开承包费标准,并通过互联网继续探索更好的利益分配模式。

相应的,政府也需对乘客进行一定的监管,乘客在预约约租车时必须实名认证,在上车时就进入了监控范围,这样的好处有二个,一是实时追踪车辆信息,保证乘客及司机安全;二是所有乘客信息都将被记录,上传到政府部门的大数据库,包括相貌,若是通缉人员上车,系统自动报警。

曹志伟建议,改革利益分配方式,以缴税的方式取代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平台按照规定代扣代缴司机个人应缴的税费,取代传统的“份子钱”。

“份子钱”是引爆出租车司机罢工的导火线。早前羊城晚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广州大多数司机所交的“份子钱”在5300元到5500元之间,上交钱额甚至高过司机的实际收入。

交通部意见:将完善经营权的准入和退出机制。规定约租车的驾驶员应具备一定时间安全驾驶经历;且无危险驾驶违法犯罪记录证明;而约租车车辆应为七座及以下乘用车;车辆使用性质为预约出租车;安装具有行驶记录功能的车辆卫星定位装置、应急报警装置等。羊城晚报记者 陈晓璇 实习生 黄婉婷

曹志伟建议:政府设置详细的准入标准、责任保险要求和运营要求,对所有拟进入经营的司机和车辆进行严格的核查,同时建立完善的退出机制。相应地也需对乘客进行一定的监管,乘客在预约约租车时必须实名认证。

曹志伟认为,现行出租车管理制度中,出租车经营权限量且定向发放,出租车经营牌照成为稀缺资源,形成了垄断经营。以广州为例,若一台出租车取得5年经营权,以购入价12万元、每月收取司机8000元的“份子钱”(承包费)计算,则经营期内的收益至少34万元;若拥有100个牌照,则5年的收益为3400万元。并且由于垄断,投放经营权的环节滋生了权力寻租的空间,这也成了交通管理部门腐败高发的原因之一。

此外,曹志伟还向广州市交委提出“凡是经过审核的私家车均可进行合法经营,实现互联网打车平台+个体约(出)租车经营者”的建议,据悉,该建议也得到广州市交委的采纳,广州市将探讨允许约租车公司+合伙人+个体的经营模式。

出租车改革方案和网络预约出租车管理办法即将出台,到底会有什么细则?28日,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向媒体通报了近期他做客交通部在北京举行的深化出租车行业改革论证会的情况。

据介绍,交通部的改革意见中,将完善经营权的准入和退出机制。规定约租车的驾驶员应具备一定时间安全驾驶经历;且无危险驾驶违法犯罪记录证明;而约租车车辆应为七座及以下乘用车;车辆使用性质为预约出租车;安装具有行驶记录功能的车辆卫星定位装置、应急报警装置等。

曹志伟还建议政府建立统一的监管、服务平台,收编现有的出租车和私家专车。他认为,这样一方面,平台可以给出租车提供调节服务,降低空乘率,实现资源最优配置。另一方面,方便对约租车进行规范管理,包括实施准入资格审核、车辆实时监控、违法违规查处、乘客权益保障等具体监管。

曹志伟认为,“互联网+专车软件”的诞生,是由于经济发展、乘客需求更趋多样化所产生的。他建议,鼓励出租车、约租车个体户出现,实现“驾者有其车”,人车合一,不可转让。具体是政府发放的营业牌照可以分为两类,即可巡游的出租车运营牌照和不可巡游的约租车经营牌照。二者都由政府免费发放。无论是个体还是企业均可申请获取牌照。由此打破出租车公司的垄断,通过审核的私家车也可加入运营。

交通部意见:把出租汽车分类为巡游出租汽车和预约出租汽车,预约出租汽车不能巡游揽客。逐步实行经营权期限制和无偿使用。新增经营权全部实行无偿使用,已实行经营权有偿使用的城市要制定过渡方案,逐步取消。同时还构建出租汽车信息化监管平台,加强行业运行状况的动态监测分析。

据介绍,今年5月曹志伟向市政协提交了《关于以“互联网+约租车(出租车)”改革现有出租车管理制度,实现大众创业的建议》,受到了全国政协和交通部的重视。交通部围绕出租车管理制度改革和网络约租车管理即将出台的政策,采纳了曹志伟的多个建议,例如对出租车牌照逐步实行经营权期限制和无偿使用,鼓励驾驶员与出租汽车企业协商确定并公开承包费标准,并通过互联网继续探索更好的利益分配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