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5-30 23:23    次浏览   >

晚10时一过,小路上过路车辆越来越少,飙车正式开始。发令员由车手或观众客串,“3、2、1……”——车身在引擎的轰鸣中剧烈抖动。“开始!”——发令员的喊声,瞬间被“挠胎”的尖叫覆盖。“道奇挑战者”和“三菱evo”喷射而出,瞬间消失在夜色中,观众看着远去的红色尾灯,欢呼雀跃。

小松就是参与地下飙车的车手之一,不过,和那些开着改装廉价车来“凑热闹”的车手不同,小松有自己的“圈子”。“我们有一个俱乐部,大家相互之间都很熟。像高尔夫那样的车,其实不是我们圈子的,只是过来玩玩而已。”

8月24日周六,记者在朝阳区东坝乡目睹了一场疯狂的地下飙车。参与飙车的是一群80后甚至更年轻的“潮人”,他们衣着光鲜、品位时尚。

小松的保时捷跑车,是大学毕业后家里出钱买的,不过,他强调在做“自己的事业”,而玩跑车对“事业”也有帮助。“我们这个圈子还是挺单纯的,俱乐部有规矩,禁止互相攀比,不能瞧不起其他会员的车。我们组织活动,吃饭、看电影,都是aa制。俱乐部也不允许有任何赚取会员钱财的行为。”

绝大部分观众,都聚集在起点处,除非实力悬殊的较量,他们其实很难判断400米外谁先冲线。输赢的消息由返程的车手带来。“我赢了”,车手回到起点处,与相熟的朋友分享着喜悦。

“限定年龄和车价,其实是为了把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大家年纪相仿才有的聊,买得起差不多的车,聊的东西也会差不多”,虽然很反感“富二代”这一称呼,但小松也承认,俱乐部里多数人“家里条件比较好”。

被用做赛道的这条南北向小路,远离居民区,道路东侧是仓库和厂房、西侧是一个钢材批发市场。

8月24日,周六晚9时30分,小路已经车满为患。宝马、奔驰、尼桑、大众的各款跑车正跃跃欲试,为了让车辆预热,车手狠踩油门,转速几乎爆表。引擎轰鸣,响彻夜空,让人群开始躁动起来。围观的人群中并不都是车手,有的纯粹是跑车爱好者,他们把自己的轿车停在路边,举着相机或手机,对着心仪的跑车猛拍。有的观众看上去经验丰富,他们甚至带来了马扎,挑了个好位置,坐在路边,等待竞速开始。

对于地下飙车,小松承认存在危险,“其实,我现在年龄一点点大了,飙车也不常去了,俱乐部有时候会组织到金港赛车场和八达岭机场的活动,我比较爱去,安全。”

因为北京奇缺正规赛车场,要想过把瘾就不得不在市郊找地方。小松说,鸟巢的地下隧道、亦庄、望京,都曾经是他练车的“赛道”,“不过,现在这些地方越来越拥挤、人越来越多,太不安全,只能往更远的地方跑”。

小路直道全长约1.2公里,虽然“04”的竞速距离只有400米,但冲刺需要缓冲区,所以这1.2公里的小路,基本被封闭起来。这里没有严格的赛制,两辆车的车手约好,便可以在起点并排等待发车,进行一对一竞速。两辆并排而停的跑车,车头朝北,其中一辆车只能停在逆行车道上。虽然夜已深,但小路上还是有过路车。一位过路车的女司机看到占在逆行车道上的跑车,表情颇为诧异。等跑车挪车让开,女司机一边缓慢行驶还一边打量着这群亢奋的车和人。

不过,也有对飙车没有心理准备的。一辆过路的金杯车,从南向北驶入小路,正赶上两辆跑车要起步。跑车正轰着油门,等待发令员指令时,“金杯”司机不耐烦地伸头观望。道路已经被跑车和围观人群堵死,“金杯”司机也无计可施,只能也轰着油门“催促”跑车。金杯催跑车,这一幕引得现场围观者一阵哄笑。最终,两辆跑车飞驰而出,“金杯”也冒着青烟,“追”了出去。

8月25日凌晨,北京东坝大街路口,数十辆改装车在进行地下飙车赛。其中有百万级别的豪车,也有自行改装的车辆。

小林回忆,交警曾到这里来治理地下飙车,但是,“交警一走,赛车就回来了”。

从机场第二高速的东坝大街出口驶出,在楼梓庄桥下右转,直行三百米后左转,进入一条无名小道。这条南北方向的共三车道小路,便是京城地下飙车圈内著名的“04”竞速赛道。小路的车道并不固定,分段交替,南向北方向两车道、北向南便为一车道,北向南两车道、南向北便为一车道。

一名车手告诉记者,为了获得最大的启动速度,出发前会关掉车辆的esp(车身电子稳定系统)。没有esp保护的车辆,容易引发侧滑,对围观人群是潜在隐患。

为了赢得胜利,地下飙车对跑车的要求也不低。虽然有些车手用高尔夫gti等小排量轿车进行改装来参赛,但真正的赢家,一般都是高档跑车。据记者观察,8月24日这晚的参赛车辆,售价多数在百万人民币左右。而且,为了向好莱坞电影中的那些经典赛车致敬,还会有一些稀有跑车现身。像“道奇挑战者”,就是电影《速度与激情》中的名车。这种美式肌肉车在国内非常罕见,买家需要先预订,大排量的“道奇挑战者”定价在150万人民币左右。

金杯带来的喜剧效果,并不能掩盖地下飙车所带来的危险。因为现场缺乏管理,围观人群的状态很不稳定,有时甚至因为激动而聚集到即将出发的跑车边,横穿小路的现象也屡见不鲜。记者甚至在围观人群中看见了儿童和孕妇。

“这儿的赛车有一年多了吧,每周六晚上都有,你要说吵,其实还行,这边本来就是航线,天上的飞机整天轰隆隆的。就是车速太快,有时候真吓人。”附近仓库的工人小林告诉记者,他每周六晚上都会出来看几眼,“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小松参加的俱乐部在京城已经小有名气,俱乐部有官方网站、论坛、贴吧、微博、微信,会员们互动频繁。记者在俱乐部贴吧里找到了入会标准,标准主要在会员年龄和跑车身价两方面作出严格限定。会员必须是80后,跑车身价必须在60万以上。据小松透露,俱乐部目前有300多会员,还有更高端的超跑俱乐部,入会车价必须在400万以上。

根据交规,这条三车道的小路,限速在50公里/小时,车手们普遍存在逆行和超速的违法行为。

小松一再强调,北京的跑车圈子不都是外界印象中的纨绔子弟。俱乐部也会经常组织慈善活动,包括捐款、帮助残障人士、无偿救援等等。“有的人喜欢踢球,有的人喜欢打游戏,而我们喜欢赛车。就像踢球的人喜欢好鞋一样,我们看见好车就想收下来,改一改,跑跑试试。真心渴望北京能有更多赛车场,我们也不想在马路上赛车。”

小松说,赛车像中年人的高尔夫、游艇等娱乐方式,“大人们有他们的爱好和圈子,我们有我们的。通过车,我们相互认识,成为朋友,甚至成为生意的伙伴”。据小松透露,虽然俱乐部是北京的,但是会员中有山东、辽宁、陕西的,这些都是他潜在的生意伙伴。

这是一个圈子。记者调查得知,北京的地下飙车其实暗含江湖规则。一些京城跑车俱乐部,对会员年龄、跑车价位都有严格限制。

您或许不知道,“04”不只存在于电脑游戏和好莱坞电影中。就在北京东五环外、机场第二高速旁,每周六晚都会有数十辆跑车参与、数百人围观04直道竞速赛。在限速70公里的道路上,引擎轰鸣、轮胎尖叫,在肆意的欢呼声中,跑车飙出的最大时速超过150公里。

2011年获人大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八)增设“危险驾驶罪”,首次将“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等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交通违法行为纳入其中,明确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04是0—400米直道竞速赛的简称,它能最直观地体现跑车的瞬时加速能力。

即便在深夜,紧邻“赛道”的钢材批发市场也有货车进出。一名货车司机显然对飙车有心理准备,驾驶着大货车从市场出来时,探头反复观望,确认飙车飞驰而过,才迅速驶出,离开这条喧嚣的小路。

从东五环平房桥向东延伸出来的机场第二高速,在管庄路附近做了一个几乎九十度直角的转弯,原本东西向的高速公路变成了南北向。南北向的机场第二高速,把东坝一切为二,高速西侧的东坝居民区密集、道路拥挤,高速东侧的东坝居民区稀少、道路畅通。